其實放手,還有延伸下去的故事。
苦者並沒有放手,任由和尚將那壺滾燙的水傾倒完。
苦者冒著冷汗,臉龐因咬緊牙關而扭曲,但他沒有放手,沒有放。
和尚默然,轉身嘆氣。

「痴人啊痴人。」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漠然的不回應,空氣中瀰漫著令人不舒服的溫度。

那是暴雨前的寧靜,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是個好女孩。

真的,可愛又有點小任性。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說,對不起。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一個人,離去。

少年孤單地作在無人的世界,仰望空白。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少年望著洞窟內的無邊地白木碑久久不語。

「哈哈哈......,你還是來我這裡比較適合。」來者笑吟吟,手臂搭在少年肩上。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片漆黑,遠遠眺望遠方有著詭綠的螢光。

少年試著四處走動,感覺走了很久很久,卻還是到不了螢光處。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i. 」男子說,在倒立灰色的下雨城市,淋著雨。

「你.............很高興又見到你。」少年遲疑了一下,說。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美好的感覺。 少年回味著,似乎有點留戀,卻在也回不去了。

或說,夢境從來沒有一次重複。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主人不在這裡 / 這裡沒有主人。」黑貓白貓齊聲說。

「咦??」

Momos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 234